一直这样想着,一个人,一台相机,一个背包,一个人去远方旅行。不需要顾虑太多,只怀揣小资的情怀,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体验不一样的心情。所以,现在的我,在无几的可支配时间里,常常是忙着赶路。。。

鹿谷識百香

來廣州的第三個年頭

搬了兩次家 曾經一直以為自己適合隨遇而安 可直到第二次的搬家 就會切身清醒   原來我仍然擺脫不開 

記得總是在各種文章中 看到別人親身經歷中 一個人漂泊在外 “家”永遠是不能定義   當時自己還真切抱以同情姿態 可能未曾去認真思考 

而今 到底是開始理解   

人生處處是豐盛的 所以時刻都要以鄭重面對 接受

也許我不能懷疑 這話在一位生活工作才華...

最初與最終的不散

茫然驟降的感覺

又找不到忙點

想要有一個支點

原來眼前卻是空無一物

擁有的一切仿佛若有似無

周遭沒有記號

亦不是妳的所有物。

想到每次聽到見到,也許很多時候的遷怒是源於自己無法釋懷,回過頭來,那些仍然在原地聽妳控訴聽妳指責抱怨的人,時間會很長,卻會把包容最大限度的無條件給你。生來短暫,何必太過於執念錯對。 

心情和想法,永遠都是兩碼事。

褪了色的東西不只是日記,還有那些本該長久存在的記憶

有一天我會如此時覺悟

原來我從未了解過你。

自爱,沉稳,然后爱人。   ——亦舒

誠如你說,我們早已過了不遺餘力的年紀,以後的每一分鍾都要計算。

广州的天不宜白天出门。。

成长是这样子,你想要的想做的,永远不会太顺当的让你得偿所愿。亦是别人说的喜欢的,而你总是逆行而上。
如是,我的世界里,没有耿耿余淮
没有余罪和太阳的后裔……
生活还是这样子,一如既往。

在年生里,我们因无知荒唐而美丽。   ——莫言

© 西斯王 | Powered by LOFTER